客服热线 24小时专线15068298821
首页>期货学堂>配资客户风采>美国对中国的无力指控_杭州股票配资>
美国对中国的无力指控_杭州股票配资
发布时间:2018-05-02

注:本期文章来源于史蒂芬·罗奇2018年4月公开发表于Project Syndicate的文章。

杭州股票配资

    表面上看,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希泽尔(Robert Lighthizer)在3月22日发布的所谓对华301条款报告似乎已成铁案。在这份详尽无比的182页文件中(光文中那1139个脚注和五个附录就足以使任何法律团队感到自豪了),美国贸易代表对中国多项不平等贸易行为(涵盖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等方面)的指控看似既迫切又有理有据。这份报告也因此跃升为特朗普总统政府近  几个月来对中国发起多项关税和其他惩罚性贸易措施的根本性证据。对于一场酝酿之中的贸易战来说这可是一枚大杀器。

但可不要被这东西愚弄了,因为该报告其实在几个关键领域都偏离了准星。首先,它指责中国“强迫技术转让”,认为美国公司必须拱手交出专利技术和操作系统的蓝图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据称这类转让将在合资公司的架构范围内进行,也就是与国内同行建立伙伴关系,而中国以及其他国家一直以来以此作为新业务增长和扩张的模式。目前中国共有8000多家合资企业,而自1990年以来全球一共建立了超过11万家合资企业和战略联盟。

杭州股票配资_期货配资_赢鱼金服www.winsfish.com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及其他跨国公司都是心甘情愿地基于某些合理商业考虑,去参与到这些合法协商的安排之中——不仅是要涉足中国迅速增长的国内市场,还可以通过低成本的中国离岸平台来提高运营效率。把美国公司描绘成中国强压下的无辜受害者,显然与我当年积极参与摩根士丹利与中国建设银行(以及几个股份不多的小型投资者)合资于1995年成立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经历不符。

是的,当我们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建中国第一家投资银行时,我们分享了自身的业务实践,专利产品和分销系统。同时与美国贸易代表的断言相反,我们可不是被迫接受这些安排的。我们有自己的商业目标,并希望在中国建立世界级的金融服务公司。当摩根士丹利在2010年出售手中持有的中金股份时,我敢说本公司的股东也获得了相当丰厚的回报,中金公司正在很好地实现这些目标。

这份301条款部分报告存在的第二个问题在于它将中国对外投资的关注(即“走出去”战略)描绘为一个旨在吞噬新兴美国企业及其专有技术的特殊国家导向性计划。事实上该报告用了相当大的篇幅来指控中国借助此类收购进行的外部技术窃取行为,这被认为是公然攫取美国最宝贵的资产,比前文指控合资企业内部转让及所谓不公平许可操作所占的篇幅还多一倍。

照这样说,“中国制造2025”运动就是社会主义者阴谋窃取未来主导行业——自动驾驶汽车、高速铁路、先进信息技术和机床、外太空新材料、生物制药和先进医疗产品,以及新能源和先进农业设备——全球主导地位的初步证据。

要知道产业政策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可是个久经考验的战略,可以帮助它们从进口转向本土创新从而避免落入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美国贸易代表指控中国发展了一套以国家为主导且发放巨额补贴的工业政策,就是为了以不公平的手法在像美国这样的自由和开放的市场体系中抢占竞争优势,而这些体系本应是按照另一套规则运作的。

但即使是发达国家也会依赖产业政策来实现国家经济和竞争目标。这就是日本当年所谓国家计划合理发展策略的核心,为该国1970-80年代的快速发展打下了基础。为了保护日本的朝阳产业,日本经济产业省将国家补贴的信贷分配和关税手段玩得出神入化,而能与这一努力相提并论的还有德国1950年代令人叹服的“莱茵河奇迹”,后者也是借助对中小企业的大力支持来进行强化的。

别忘了正是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于1961年将美国强大的军工综合体确立为国家赞助、纳税人出资的关键创新力量。与美国航天局相关的衍生品、互联网、GPS全球定位系统、半导体技术的突破、核电、成像技术还有制药创新等等都是美式产业政策重要且显而易见的表现形式。美国直接动用联邦国防预算来做到这一点,本年度该项支出已近7000亿美元,超过了中、俄、英、印、法、日、沙特和德国八国的国防预算总和。

美国贸易代表在强调创新在塑造任何国家未来的作用方面无疑是完全正确的。但宣称只有中国一家依赖产业政策作为达到这一目的的手段就相当虚伪了。

网络间谍活动是美国贸易代表针对中国的第三项指控。然而,美国贸易代表报告中所援引的网络贸易侵犯行为大多是2015年9月之前的事了。

简而言之,美国贸易代表这份看似有理有据的301条款报告其实是一个进一步激化了美国反华情绪的偏向性政治文件。结果中国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如今变成了一个日益以受害自居的美国紧咬不放的口实。的确,和其他所有国家一样,中国也是竞争对手,为此他们需要变得更加负责任。但美国国际贸易代表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一个体现替罪羊心态的尴尬症状,让美国沦落成了一个只知道诉苦的弱者。